黑丝文学

贾珍和儿媳秦可卿爬灰,原文中有没有证据?

时间:2019/7/27 22:47:33  作者:网站转载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6  评论:0
内容摘要:红楼梦里有很多未解之谜,其中又以秦可卿身上的谜最多,关于她的身世背景,关于她与公公贾珍之间的关系,关于她的死亡……一直以来,都为红学界所关注,甚至出现了秦学。虽然我们现在看到的秦可卿死亡一回,是曹雪芹修改之后的,而且少去了四五页,但各种证据都表明,秦可...
红楼梦里有很多未解之谜,其中又以秦可卿身上的谜最多,关于她的身世背景,关于她与公公贾珍之间的关系,关于她的死亡……一直以来,都为红学界所关注,甚至出现了秦学。
虽然我们现在看到的秦可卿死亡一回,是曹雪芹修改之后的,而且少去了四五页,但各种证据都表明,秦可卿死的很蹊跷,至少有一点我们是可以确定的:她与贾珍之间的确发生了关系。
这应该是红学定论了,文中也有多处文字涉及,可以佐证贾珍和秦可卿的确有爬灰关系。
 
首先,焦大之骂揭露了宁府丑闻。焦大醉骂一回,读过红楼的都不陌生,他曾说过一句“名言”: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原文明确提到,焦大骂这句话的时候是“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
我在之前的拙作中,对此有过分析,这里不再赘述,只说分析的结果:爬灰指的正是贾珍和秦可卿之间。这一点,脂批也做了暗示,说:焦大之骂,伏可卿之病至死。
也就是说,焦大醉骂一回,相当于把贾珍和秦可卿的关系给抖露了出来,当时尤氏、秦可卿婆媳送王熙凤、宝玉回府,都听到了这话,她后来的生病,应该跟此有关,因为她和贾珍之间隐藏很久的秘密被发现了。
 
其次,脂批给出的明确提示。秦可卿死一回,最有价值的信息,不是原文,而是多处脂批给出的暗示。
这其中,最有力的证据是这么一段:“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其事虽未行,其言其意,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更衣”诸文,是以此回只十页,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
联系全文,我们基本可以还原事情的真相,即秦可卿不是病逝,而是淫丧,再结合焦大之骂,结果就很清楚了。贾珍与儿媳之间,曾在天香楼发生关系,后事情败露,秦可卿羞愧难当,最后于天香楼自缢而死。
其他还有多处脂批,如“通回将可卿如何死故隐去,是大发慈悲心也。”“微蜜久藏偏自露,幻中梦里语惊人。”“含而不露,吾不能为贾珍隐讳。”等,都透露贾珍和秦可卿不寻常的关系,不再一一列举。
 
第三,贾府众人对秦可卿之死的反应。我们看到的秦可卿之死,好像是病逝,但她死后贾府众人的反应告诉我们,这件事明显没那么简单。
得闻秦可卿死了,众人是“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按理说,病逝很正常,毕竟秦可卿也病了那么久,但为什么死后,大家都觉得奇怪,都有些疑神疑鬼的呢?
这段话后甲戌本脂批说:九个字写尽天香楼事,是不写之写。联系原来拟定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回目可知,秦可卿不是病逝,而是因为“涉淫”而死。宁府上下,敢跟秦可卿乱来的男主人,除了族长贾珍,也就是在宁府长大的贾蔷了。
从宁府众人的反应,我们不难得出,贾珍和秦可卿之事,应该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只是秦可卿之死,把这个秘密从暗处推向了明处,很多人才开始怀疑她的死因,可能并非病逝,而是被逼无奈,无颜苟活,因而自缢。
 
第四,贾珍对可卿之死的反应。秦可卿是贾蓉之妻,按理说自己老婆死了,最难过的应该是贾蓉,但我们看到的完全不是这样!儿媳死了,最难过的竟然是公公,这难道还不够蹊跷吗?
别说是在非常重礼的贾府,这么做引人怀疑,不合常理,就是放在我们现在,如果儿媳突然死了,公公哭成了泪人,大张旗鼓地操办丧事,外人会怎么看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啊。
原文说“贾珍哭的泪人一般,”又说“此时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这种异乎寻常的表现,以及用上等墙木做棺材等,明显都是不合常理的,即便公媳之间的感情再好,也不可能忘了身份,忘了礼。
这两句话后,分别有两句脂批,甲戌侧批:可笑,如丧考妣,此作者刺心笔也。蒙侧批:“代秦氏死”等句,总是填实前文。这些笔墨,都坐实了贾珍和秦可卿之间的关系。
综上,贾珍和秦可卿之间,是确定无疑的爬灰,这一点,脂批作出了很大贡献,为我们还原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很多细节,也揭露了贾珍这个几乎不把宁府翻过来的族长的丑恶嘴脸。
作者:夕四少,为你讲述不一样的红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