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丝文学

继父在我童年的时候对我伸出魔手

时间:2019/5/12 8:57:37  作者:网站转载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25  评论:0
内容摘要:   我十二岁那年父亲病故,母亲为了生存改嫁给了一个在铁路工作的男人,他比母亲大十一岁,我不喜欢他,长像挺凶,我们享受铁路职工的待遇,能在食堂 吃饭,住的也是公房,也许这是母亲违心嫁给他的原因吧。继父酗酒,脾气也不 好,有时拿母亲出气,我在外屋晚上经常听到他对...
   我十二岁那年父亲病故,母亲为了生存改嫁给了一个在铁路工作的男人,他比母亲大十一岁,我不喜欢他,长像挺凶,我们享受铁路职工的待遇,能在食堂 吃饭,住的也是公房,也许这是母亲违心嫁给他的原因吧。
继父酗酒,脾气也不 好,有时拿母亲出气,我在外屋晚上经常听到他对母亲的虐待,母亲尽管怕我 听到,用毛巾捂着嘴,但仍能感觉到她痛苦的呻吟。
我恨透了继父,也恨男人, 继父一定有些变态,他晚上睡觉时都是裸睡,说对身体好,半夜起来上厕所路过我屋,故意打 着灯,我向来赶紧把身子转过去,就这样也不意间看见他大遥大摆不紧不慢甚至 故意在我面前暴露的丑态,更令人发指的是一次吃饭,他喝了酒,当我面搂着母 亲,母亲推他时他恼了,竟把母亲摁在桌上,扒光了母亲的衣裤,用杯中的酒泼 在母亲的身上咬,然后狠狠地那个,母亲无助地哭 叫着,我上前打他,他掐住我的脖子,摁住我的头,我眼睁睁地被他强迫看完了 这一幕。
他早就打我的主意,只是母亲保护着我,让我没有过早地受到他的伤害。
 这样我们勉强过了三年,我也十五岁了,已经发育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继父 的色鬼眼睛经常在我身上打转,晚上睡觉我总穿着紧身衣裤,怕受他的欺辱。
 
  有天晚上,我迷胡中感觉一只大手在摸捏我的胸,另只手在抠抓我的私处, 我痛醒了,一睁眼,看见继父站在床头,我刚喊,他一下捂住我的嘴,然后慌忙回屋了,我因惊吓悄声哭啜,也没敢告诉母亲,怕母亲上火,这样可能更助长了继父的淫威,终于有一天我被他强暴了。
  那天母亲有病,继父一改往日的凶样,给母亲倒水喂药,我们哪里知道,他 在水里放了安眠药,母亲那晚睡的很实,我也早早睡了。
半夜突然感到有张臭哄 哄的嘴在亲我,我惊醒了,一看是裸体的继父,我本能地想推开他,但手脚抬不 起来,原来她把我用胶带纸绑住了,我的四肢被他分开捆成了大字,他用手捏开 我的嘴,用他那尚有酒气的舌头有我嘴里搅动着,几乎让我窒息,我本能地咬了 他一下,他痛的一下抬起身来,我看见他嘴里流了血,是舌头破了,他恼怒地抬 手扇了我一耳光,嘴里骂到,敢咬我,随即用胶带纸贴住了我的嘴。
然后他三二 下剥光我的衣服,羞愤的我拚命扭动身体挣扎着,这更挑起了他的兽欲,他开始 在我身上肆意地蹂躏着,我感到阵痛,过了一会儿,我没力气了, 他用那张臭嘴贪婪地舔食我,一双罪恶粗糙的大 手不断地在我的贞洁的胴体上摸来摸去, 我不能自控地抽搐,眼泪长流,无声地呜咽着,他突然跪在我的两腿间,我知道 要发生什么了,可我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死死闭着眼,希望这一切快 些结束,一种胀裂般 的痛疼让我发出了痛苦的衷鸣,我浑身颤抖着,他压在我的身上,亲吻我的脸, 淫笑着说,乖女儿,女人总会有这天的,你会喜欢的,我感觉象棍子一样在捅我的心脏,撕裂般的疼 痛令我止不住地哀叫着,我一下脑袋轰的一声失去了知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身体不自主的涌动让我苏醒了,继父仍在我身上肆虐着,已经麻木,感觉不 到疼痛了,只感觉粘粘的,不知是血还是什么,继父突然疯了一般嘴里喊着,好舒服好舒服,然后就趴伏在我身上,有些愧疚 地说,女儿呀,我有时真不是人呀,说着亲吻我,抚摸我的脸,看我面无表情, 只是流泪,他用毛巾给我擦眼泪,他撕掉了我的封口,拿了二百元钱给我,说我对不起你,你 知道我养活你们供你上学也不易,我的工作是我姐用身体换来的,我有一种报复 欲,其实我不是坏人,我突然也从心里涌起了一丝怜悯,他说,你不要把今天的 事告诉别人,好吗,不然我会报复你妈,我呜咽着说,只要你对我妈好,我会原 谅你,你以后也不要再伤害我。
他连忙点头,还松开了我的手脚。
我想起来可下 身痛,他把我横抱起到冲洗室,我横躺在他怀里,他拿着喷头冲洗我的全身,我 这才感到有种久违的父爱,我的妥协和顺从可能又诱发了他的欲望,不一会儿, 我就感觉到他抵在了我的丰满的屁股上,他犹豫地看了下我,我闭 上眼表示默许,他把我转过来,面对他坐在他怀里,我只有双手把住他的肩,然后两手端着我的腰,这 次我感觉没那么痛,只觉得有种怪怪的,甚至有了种舒服的感觉,他开始一下下 抽插着,我不自主地呻吟着,我全身有种细菌 般的东西在漫延一样,而且越来越升腾,突然,我不自控地痉挛起来,现在知道 好一阵,我们才分开,洗完后我穿好衣服看看母亲,母亲仍然熟睡着, 继父说,放心吧,你妈没事,母亲其实是挺有女人样的,白晰而丰满,我从小习 惯了和母亲睡, 爱怜地亲了母亲的头额,继父就这么看着,我第一次看到他脸上出现了可爱的慈祥, 也许他也在反思吧。
 
  自从继父强暴地占有了我,可能也触发了他的良心,他开始对我们母女关心 起来,我们一家感情也慢慢融洽起来,他不再酗酒粗暴,也许是在我们母女身上 得到了满足吧。
女人真怪,一旦有了性的高潮和快感,就象有了记忆一样,会渐 渐离不开甚至上瘾,而这种瘾是越发强烈的。
  继父仍有时在母亲睡着的时候,偷偷到外屋和我做,为了防止怀孕,她除 了带套就是射在我的身上,还告诉我把精液涂摸在脸上,说是最好的美容和驻颜 的方法,我常常脸上涂满他滚烫的精液睡到天亮,日复一日,我出落的更加美艳 迷人。
  我知道这样下去母亲一定迟早会知道,可我不想中断这份畸形的爱,这也是 维持家里正常生活的基础条件。
终于有一天,我和继父偷偷做时被母亲抓了现 形,她大哭大喊着撕打继父,还收拾东西要带我离家出走,我和继父费了好大的 劲才劝住她,当她原原本本地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也看出我是情愿的,我们母女 现在已经生活的很幸福了,母亲犹豫了好久,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个现实,这无疑 让继父更是喜上眉梢,从此我们一家三口就同睡一张床。
  继父有几个很好的同事朋友,强叔和继父年龄相仿,还有个山子哥才三十, 长的魁梧雄壮,有个才二十的年青帅哥叫洪波,是高干子弟,由于铁路职工流动 性大,经常不在家随车在外,所以朋友同事范围很广,到哪就找要好的同事家过 夜,喝酒打牌,有时到天亮。
  有一天,他们几个凑巧都聚到了我家,吃喝完毕天也晚了,我们母女就在里 屋睡了,他们四个在外屋打牌,可能继父输光了,还要玩,强叔就说,你没得输 了,继父说我再输就输老婆,我以为他开玩笑,也没当真,睡了一会,听到有人 进屋的声响,我迷眼一看,原来是强叔进来了,他麻利地除光了衣裤,悄悄钻进 母亲的被窝,我一下子愣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感觉他在被窝里揉搓着母亲, 一会看母亲的乳罩和内裤也从被窝里抛了出来,母亲可能以为是继父,也没阻拦, 还渐渐呻吟起来,里屋没开灯,只能借着月光看到这一切,我内心的欲火也无 意地升腾起来。
 后来父亲迷上了玩手机捕鱼游戏,是他朋友介绍去玩海尔兄弟手机捕鱼的,也许是他运气好,只从玩了捕鱼后,赢了好多钱,每次赢了钱就分给我和母亲一些